我们从不采访一个人两次,唯独为他破了例。

KIDULTY 2017年09月27日 14点37分

对,正是梅咏先生。

 

早在八月初,我们就曾为您报道过那个 「拒绝用明星当模特,却让这个品牌更加光芒四射」的 Liberaiders

 

"他叫梅咏,旅居日本的北京人。PAWN、NUMBERS 等多个知名街头品牌的日本总代理;制包品牌 bravo 联合主理人。如今,他的又一个全新身份 —— 个人主理的全新品牌 Liberaiders 的掌舵人,又一次成为了原宿的话题焦点。"

 

而这一次,围绕着 Liberaiders —— 彼时发生在原宿的 "话题焦点" 展开的热议,却在上个周五真真切切的传到了我的耳边,只是地点变成了北京,梅咏先生的老家。

 

 

2017 年 9 月 22 日,梅咏先生携品牌首季的全部产品如约亮相位于北京三里屯南区,由其同乡好友季明主理的本土地标性潮流店铺 —— SOULGOODS,出席此次由双方通力协作的 Liberaiders 品牌中国首发活动。除悉数登场的当季新品外,梅咏先生本次还带来了十余张其远赴西藏拍摄的摄影作品,即由当地藏族人民上身演绎的品牌首季型录,和一份对祖国、民族,与 "根" 的探寻。

 

 

作为梅咏先生的老相识,KIDULTY 也来到了活动现场,纪录下了当天你会感兴趣的所有细节,并与这场展览的主人面对面聊了聊他眼中的 Liberaiders西藏朝圣之旅以及什么叫 "有范儿"

 

 

 

 

 

 

KIDULTY x 梅咏

 

K:KIDULTY  M:梅咏

 

K:同时运营多个品牌已经占据了您大部分的工作比重,为何还要创立 Liberaiders 呢?

 

M:因为我到日本已经三十年了,在这个行业也已经干了二十四五年了,这么多年都是在跟一些我喜欢的,我崇拜的品牌在合作,以前我公司的主要业务也是把美国文化传递到日本。但因为我现在是 49 岁,我就觉得我到 50 岁的时候,对我的工作生涯来说的话,我已经走了一半了,所以我就觉得,这二三十年的积累,和我所喜爱的东西,在我工作的后半生,我想把这些用自我的形式把它表现出来,这就是 Liberaiders 诞生的原因。

 

 

 

K:将 Liberaiders 一词拆解开来就是 liberate(解放)+ raiders(侵略),有何寓意?

 

M:我看过很多媒体报道过  Liberaiders 是什么意思,大家都说都是解放和侵略,如果直译的话是这个意思,但其实我想表现的,怎么说呢,因为经历过了这么多年跟品牌的合作,而且还有自己的成长,以后就感觉到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有很多咱们解释不了的事情,比如说为什么有战争?为什么有纷争?凡事都有正面和反面,有南极才有北极,什么是最真实的东西,哪个是正哪个是负,从个人的观点来看大家都是不一样的。而且现在的媒体报道,很多都不是非常客观的,所以我个人认为,要想知道自己所相信的东西,自己认为真实的话,应该用自己的双腿去接近这些东西,用自己的双眼去看这些东西,用自己的脑子去判断这些东西,你所判断的真实就是你自己的真实,所以这名字取的是解放和侵略。这名字听起来,就是非常酷的词儿,但是我并不是主要强调 "解放""侵略",我想强调就是说凡事都有 "主观""客观",以后怎么去判断这些东西,怎么看待这些东西的话,要自己去发现这些东西,自己去感受这些东西。

 

 

K:本季产品的设计主题是什么?

 

M:以前我们做品牌的时候,大家就是说能不能有个主题去表现我这一季,但是对我来说的话,这是一个非常 Old School 的一个做法。而当我做自己的品牌的时候,我是想做我现在在设计的时候,想表现的东西,就是我现在最有感受的东西,所以说白了,我没有想很多关于主题的问题。

 

 

K:在本季的产品上,除了 "解放" 和 "侵略",我们还看到了诸如 COUP (政变)、PROVE(证明)和DESTINATION (目的地)等设计元素,这些词汇对于青年人来说是否太过沉重?

 

M:很有可能,但是对我来说的话,这些字眼对他们重不重,其实我不是很关心,因为我们年轻的时候,比如说我喜欢重金属,我觉得那些乐队,他在做那些专辑的时候,他不会考虑说我的听众会不会觉得这太重了,或者太轻了,因为那些是他们想做的东西,是他们的能源,在把它发射出来。我现在最想表现的是这些东西,现在互联网又这么发达,会有很多人有各种理解,而且我又不是为了流行去设计东西,因为街头文化它本来就是一个 underground 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作为生意来说的话,我可能不是特别会做生意,或者说考虑年轻人的想法。

 

 

K:您在中国出生,日本生活,又一直在和美国品牌打交道,您对这三个国家的理解又是怎么体现在Liberaiders 之上的呢?

 

M:虽然我第一个去的国家是日本,但在北京的年轻的时代,我们跟很多外国留学生都混在一起,我们先接受的就是摇滚乐,到了日本以后我就发现我的大学同学、周围的朋友,也有跟我们同样的人群存在,当时是80年代后期,日本年轻人都在追美国的摇滚乐,等于是跟他们在同时去追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美国是一个在文化上非常神圣的地方。你要问我,美国和日本有什么区别?我个人认为因为美国历史非常短,所以他们能创新东西,因为他们在创新东西的同时等于是他们在创造美国的历史,但因为我们是亚洲人,不管是日本、韩国,还是中国,我们有几千年的历史,所以我们是要把我们的历史,怎么样去继承、升华,这是完全两个不同方向的活动方式。所以我个人理解,美国是发明新东西、新文化,以后在日本被升华,被完整。比如说咱们所谓的原宿文化,就是他们都是向往美国文化,但是把美国文化拿到日本以后,把他做的更精致,所谓的阿美咔叽不是美国的东西,是日本的东西,这是我的理解。

 

 

K:为什么会选择去西藏拍摄 Liberaiders 的第一季型录?

 

M:因为我们年轻的时候喜欢摇滚乐,自然而然我们又喜欢滑板文化、冲浪文化,这些全部是美国的东西,我们就一直往美国奔,到最后,美国的印第安文化,就比如说美国的印第安居住地,这些对我们都是特别有魅力的东西。当我做Liberaiders的时候,我一想,我是中国出生,中国是我的故乡,我的故乡有什么特别牛逼的东西?后来想来想去,蒙古也特别牛逼,新疆也特别牛逼,大理也特别牛逼,后来我一看西藏,做了一下小的研究,我们追了半天美国的印第安文化,怎么觉得这西藏的东西,越看越觉得比他们还要牛逼的感觉?中国有五千年历史,我现在最不了解的其实是我自己的祖国。这二十多年,我都是把美国文化,介绍到日本,对于我后半段职业生涯来说,我觉得应该把我觉得特别牛逼的中国的文化,或者我觉得也特别牛逼的每个地方的文化介绍给世界,这是最大的原因和理由。

 

 

K:本次的西藏之行,让您印象最深的一个故事是什么?

 

M: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说因为他们不是模特,他们是我们一路上碰到的当地的人,个他们特别朴素,待人特别诚实,我感觉就是不应该让他们穿我衣服,你知道吗?就觉得有点我是在做生意那感觉,但是他们跟我说,你不是做品牌的吗?你不是来拍你的商品的吗?我们愿意穿你衣服,我就特别感动。他们是牧民,每家都有一百多头牦牛,哪有草去哪,他们还会说这草别吃干净了,以后咱们换个地方,就是还要保护他们自己的环境,他们是跟大自然在生活,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生活在大城市里,各种信息,自己都消化不了,被信息控制。他们就是明天天气会怎么样?哪个山上草会怎么样?我的摩托车坏了,我能不能卖两头牛,换辆新的摩托车?我就觉得,我们所谓的时尚界,什么街头文化,就特别渺小了,这是我最大的感触。

 

 

K:如何定义 "有范儿"?

 

M:咱们就简单说吧,如果你喜欢重金属,你能让我一眼看出你喜欢重金属的话,我觉得这是有范儿,因为你通过穿这个衣服,你把你自己表现出来了,而如果你是被衣服穿,或者说被品牌穿,我就觉得你是没有范儿,或者是不正,我一般都是这么定义。

 

 

K:为什么会把Liberaiders 的中国首发活动放在 SOULGOODS 办?

 

M:我跟 SOULGOODS 主理人季明是去年在东京第一次见的面,他比我年轻,但是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他特别了解街头文化,他知道国内是怎么回事,他也知道世界是怎么回事,而且在中国如果做品牌,应该怎么做,他捋的非常清楚。所以呢,虽然他比我年轻,但我觉得,他这人非常值得尊敬。我回北京的时候,我会拜访他,他每次来东京也都会来找我,正好我正在设计品牌的时候,我们就聊天,他也比较感兴趣,后来我们就说,那这样吧,我也希望在我老家办一个活动,而且我也希望我老家有店能带我的,我故乡有店能带我的品牌,我们就是很自然的走到这了 。

 

 

 

 

 

 

其实,在采访当天,作为一个把 "潮流" 当做工作尚不足一年的新人,面对这位在街头文化中浮沉近三十载的前辈,我最想请教的问题,是关于如何才能对你的工作保持长久的热情。但如果你也注意到了梅咏先生聊起 Liberaiders 时的眼神,就会明白为什么在我正欲张口时,这个问题就已经变得多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