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那部叫 Sony Ericsson 的手机吗?

K'UEI 2017年09月19日 12点07分

 

从 Touch ID 到 Face ID,我怀念的却仍是曾经的 TrackID

 

虽然苹果总部新址 Apple Park 旁的史蒂夫·乔布斯礼堂里早已不见乔布斯,但依然不妨碍全世界在今年,以及未来若干年的九月,将目光聚焦于此。而包括名为 iPhone X 的十周年纪念版在内的三款全新机型也顺理成章的再度霸占了社交媒体的热搜榜单。

 

▲ 史蒂夫·乔布斯礼堂

 

坊间的热议焦点也照例开始围绕价格、外观、和科技亮点进行展开,看上去和每年没什么不同。但撇开屡创新高的发售价格,和 iPhone X 疑似致敬乔布斯先生后期发型的斑秃鬓角不谈,从识别指纹的 Touch ID 到识别人脸的 Face ID 的技术革新,却让我矫情的陷入了对 "识别" 一词的思考。

 

▲ Touch ID - Face ID

 

手握一部最新款的 iPhone 手机,它除了能识别你的指纹和脸,似乎还能帮助别人识别你钞票的数量、入手渠道的数量,甚至结合你扶腰时的佝偻程度,识别你肾脏的数量。

 

但纵使它能识别一切,当所有人掏出手机时,你却根本识别不出它的主人是谁。

 

 

而这也是我无比怀念 Sony Ericsson 的原因:一个最初以识别音乐为卖点的手机厂商,却有着令人过目不忘的识别度

 

 

 

识别音乐,更能识别你

 

 

当你在维基百科的搜索框里键入Sony Ericsson 的字样后,页面自动跳转到 Sony Mobile 的词条时,可能才会意识到那个叫 "索爱" 的牌子,存在过的痕迹已经被抹杀的差不多了。

 

 

这家由日本 SONY 公司和瑞典 Ericsson 公司联合成立的移动通讯公司虽然已经随着内部改组和股权收购,早已不复存在,但由其出品的经典型号却依然让人印象深刻。

 

 

从根正苗红的 W 系列 Walkman 音乐手机、主打摄像功能的 K 字头 Cyber-shot 拍照手机,到大厦将倾时为救场而生的 Xperia 智能手机,Sony Ericsson 的每个系列都拥有自己鲜明的性格和设计风格。而今天我们也将以时间为轴,以笔者心目中品牌各个系列的代表机型为线,与你一起去回顾那段属于 "索爱" 的日子:

 

 

首先,它是 "音乐手机" 的鼻祖。

 

作为 "随身听" 的代名词,Walkman个人随身音乐播放器的名号想必无人不知,但在首次将 Walkman 置入手机的 Sony Ericsson W800 横空出世前,估计不少人也曾对 "拿手机听歌" 这事儿嗤之以鼻。

 

▲ Sony Ericsson W800

 

而那会儿刚刚勿入耳机泥沼的我,也乐于有样学样的拿刚学来的 "前端"、 "推力" 这些行话跟着装腔,自然懒得理会之前所有以音效作为卖点的手机产品,但只要你也与 IPod 党势不两立、经常在梦中呼喊 「索尼大法好」的 Walkman 拥趸,对于这些率先将音乐播放器的物理按键移植到手机侧边、拥有 Walkman 美丽橙色的杂交体,真的很难说 "不"。

 

 

而为了力推蕴含 Walkman 基因的 W 系列,Sony Ericsson 也在推广中极力传达着 "这不是一台手机,这是一台能打电话的 Walkman" 的概念,而这点,在当时的广告宣传中几乎是一览无遗:只要打开手机自带的 Walkman 程序,塞入耳机,不管你身处街心公园还是海滨码头,都能带给你置身于四周布满吸音棉的专业录音室中。

 

 

"音效" 或者说 "听感" 一直是门公认的玄学,拿现在的标准去衡量 Sony Ericsson "W" 系列的音乐表现也确实不太公平,时至今日,留存更多的可能是属于你,和你愿意分享出一只耳机的那个她的共同记忆。

 

▲ Sony Ericsson W800 / W910 / W300

 

 

 

是手机,也是数码相机

 

 

提到 SONY 旗下的数码相机品牌 Cyber-shot,你可能只记得那句 "自有我主张" 的广告语, 但提到将 Cyber-shot 功能模式移植到手机中的 Sony Ericsson "K" 系列,想必各位对这支科技部队的统治级配置应该尚记忆犹新。

 

▲ Sony Ericsson K700 / K800 / K850

 

首款将 Cyber-shot Logo 烙印在机身上的 Sony Ericsson K800i 甫一出场便搭载了支持自动对焦的 320 万像素摄像头,以及专业的氙气闪光灯,硬件规格着实令对手胆寒。

 

▲ Sony Ericsson K800i

 

而作为贯彻 Sony Ericsson "Hybird" 玩法的另一条产品线,Sony Ericsson 也索性将数码相机上的快门键和焦距调整键一股脑都照搬到了 K 系列的侧边上,而 Cyber-shot 相机经典的镜头滑盖在为镜头提供全面保护的同时,也带来了绝佳的金属质感,令 Sony Ericsson "K" 系列看起来无比性感。

 

正持是一台手机,而将机身翻转 90 度便马上变身一台规格不输专业设备的数码相机,这种体验实在太过迷人。

 

 

 

我的 PlayStation 就藏在口袋里

 

 

在消极抵御智能手机大潮的到来时,Sony Ericsson 也曾在决堤前做出过最后的努力,成果便是仍遗留到现在的 Xperia 系列。

 

 

无奈投身 android 阵营后的 Sony Ericsson 虽然也诞生过为数不多值得称道的型号,但外形同质化严重的问题也同样困扰着曾经以出色的工业设计而俘获一众消费者 Sony Ericsson。就在此时,腹背受敌的 Sony Ericsson 只得祭出了这样一件杀器

 

▲ Sony Ericsson Xperia Play

 

游戏手机的概念早就不新鲜了,但当 "Hybird" 玩法的终极形态:齐备游戏手柄上的所有实体按键,还配备了虚拟摇杆,外形几乎和 PSP GO 长得一模一样的 Sony Ericsson Xperia Play 正式曝光时,还是令无数掌机玩家一阵躁动。

 

 

虽然由于系统限制,本应具有强大游戏机能的 Xperia Play 还是只能拿一些 android 平台上的所谓大型游戏练手,运转 PlayStation 1 上的古老游戏都稍显吃力,但如果你也曾拥有过一台Xperia Play,并拿它玩过 「GTA 3」的话,肯定会知道用机身左右的 L、R肩键控制汽车的油门和刹车的快感到底有多强烈。

 

 

 

 

 

是的,这篇文章只关于 "怀念",却并关于 "惋惜"。 Sony Ericsson 的覆灭就像其曾经的招牌卖点 TrackID 音乐识别功能停止服务时的公告一样 「所有企业都在向前发展,有时这意味着应用程序被终止」,套用到Sony Ericsson 身上,只需要将 "应用程序" 替换成 "时代" 就行了。

 

当你在被新款 iPhone 索债时,还会记得当年的 "索爱" 吗?

 

我想我的 T707 了,你呢?

 

标签: SONY Erics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