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 GD 圈钱之前,熟悉一下套路很有必要

Shawn 2017年06月14日 12点51分

 

看到标题,你们是以为我要口诛笔伐各位迷妹最爱的权志龙?

 

各位粉丝先别着急,GD 之于 K-POP 乃至是全球范围的潮流、时尚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

 

 

将于明年正式服兵役的 GD,近日在其个人全球巡回个人演唱会《ACT III, M.O.T.T.E》 的首尔首站中更是向粉丝们倾诉:“这是我最后一场演唱会了也不一定。”

 

毕竟将近 3 年的服兵役时光对于粉丝而言,是极其漫长的。作为中立人员的我,对于 GD 并未抱有过多的好感。相比起对于他暂离舞台的不舍,我更关心的是他服兵役时如何维持自身影响力,以及往后的发展。服兵役,对于 GD 的星途究竟有着多深远的影响呢?

 

 

对于国内的朋友而言,服兵役只是一个不痛不痒的词,但对于韩国男人而言,可真算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事。上至官二代,下至明星都不能逃过兵役这一劫。等级观念森严的韩国队伍里,老兵欺负新兵的现象不在话下。

 

更重要的是,韩国演艺行业竞争有多激烈,相信不用笔者过多叙述。模式化的造星套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成功率,前赴后继的新人在韩国演艺圈发光发热,喜新厌旧的粉丝属性,这 3 年的空白期无疑是 GD 最大的敌人。

 

▲ 如日中天的 GD 已经算是尽力拖延了服兵役的时期,以避免发展的黄金时期被中断。因兵役而星途陨落?在韩国实在有太多惨不忍睹的前车之鉴

 

 

一个即将被封闭在兵营里的亚洲当红明星,无法录制新曲、无法登上舞台、无法参与综艺节目,基本上所有明星属性都被 “剥夺” 得一干二净。如何维持自己的话题度,甚至维持自身的收入?

 

可别忘了,GD 除了是歌手、行走在时尚尖端的 Fashion Killa,还是一个有着艺术属性的 Creator。这不,他的 Peaceminusone 极有可能成为他接下来 3 年的发展重心,甚至是熬过兵役期 (冰河期)  的救命稻草。

 

 

 

Peaceminusone,究竟是赤裸裸的粉丝经济产物,还是经粉饰过的明星艺术?

 

 

借助粉丝经济,以明星自身热度进行无缝宣传的明星品牌案例我们看过不少,诸如余文乐的 Madness、ASAP Rocky 和陈冠希的 VLONE 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尽管上述两位将自身定位为潮流品牌,在服饰单品设计上自然是更胜一筹,以潮流作为卖点固然是可圈可点的手法。但 Peaceminusone 的定位却是更为粗暴直接,直接以轻奢品牌的定位、艺术元素、死忠粉丝的强消费力作为主营销策略。

 

 

Peaceminusone 的名字起源已经颇具 “艺术意识流” 的意味,意为在和平的 (PEACE) 乌托邦世界和不足的 (MINUS) 现实世界中找到理想与现实的交叉点(ONE)。1988.8.18 出生的 GD 素来把 8 视为自己最喜爱的数字,若你将 8 字和 Peaceminusone 的 Logo 做仔细对比,其实不难发展两者的延伸关系。

 

 

纵使 GD 的影响力再大,欲硬邦邦地让自己从演艺明星的身份,生硬地过渡成为艺术家,显然是不太可能。所以早在 2013 年9 月,GD 就在首尔 CAIS 画廊举办了名为 “G-DRAGON SPACE 8” 展览。意欲让自己从国民明星逐渐向艺术定位转移。

 

 

8 天时间里,每天开放 8 小时,88 件展品,展览会门票费用为 8800 韩元,800 个限定版图录等,展览会的所有事宜都由 8 这个主题所构成。

 

内行人一看,这就是 GD 的个人展览,可谓是毫无艺术气息及主体而言,又一场典型的粉丝经济营销案例,但总算是为自己的艺术家之路开了一个好头。

 

 

在 2015 年的夏天,GD 协同 Peaceminusone 在首尔市立美术馆举办展览,尽管在主题上还是以 GD 个人的元素为主,但相比起之前的举办的“G-DRAGON SPACE 8”展览显得更有艺术主题,以及更淡的 “偶像包袱” 气息。

 

 

从雕塑、油画、涂鸦以及装置艺术,在艺术形式上的多样化已经是一大进步,加之法国家具设计大师 Jean Prouve、英国艺术大师 Tracey Emin 和 Jason Martin 作品的同场加映,让 Peaceminusone 的本次展览艺术层次相比起以往的 GD 专题展览得到了深化。

 

▲ 卖点周边产品自然少不了

 

 

连曾经负责韩国文化艺术外交方面的韩国前首席政务官赵云宣都是 GD 的好友,并公开赞扬 GD 是当今韩国文化界最具艺术感性的人物。恩,认识关系户真好。

 

 

除了举办展览获取艺术界的知名度,GD 在自己的日常生活及社交平台上总是晒着形形色色的世界级艺术大师的作品,动辄过百万地出手购置名家藏品,是投资还是兴趣使然我们不得而知,但 GD 对于艺术的品味并非是一朝一夕的表面功夫,可算是让艺术融入了自己的生活。

 

 

还记得年初 GD 在 Instagram 传出一张疑似 Peaceminusone x Nike Air Force 1 的谍照,引来了大众对于双方联名的期盼。笔者发现了,其实不过是 GD 自己的 DIY 作品而已。

 

 

图 2 为 GD 晒出的 AF1 鞋垫,图三为普通版本 Air Force 1 的鞋款。GD 不过是在鞋垫上贴上了 Peaceminusone 的贴纸并在鞋身进行即兴涂鸦,足矣引起社交平台上的阵阵呼声,可见 Peaceminusone 的营销已经成功了一半。

 

▲ GD 平时素来就喜欢乱涂乱画,俨然一副艺术家的调性。

 

 

甚至有细心的朋友可能早在 2015 年 9 月已经发现,意大利奢侈品牌 Giuseppe Zanotti 与 GD 的首度合作时,Peaceminusone 已经作为品牌出现在合作款的包装上。将 Peaceminusone 打造成艺术品牌的意欲,还真是昭然若揭。

 

 

经历了如此漫长的 “前期准备”,GD 早在 2016 年 9 月便正式将 Peaceminusone 搬上了货架。但事实证明,欲要以艺术为门牌,将实打实的粉丝转化为优秀的消费者群体,并非想象中容易......

 

 

 

200 块一个夹子?你真的是在为艺术买单吗?

 

 

听闻过 Peaceminusone 的朋友,对其第一印象肯定是将近 200 人民币一个的夹子,甚至是 100 美金一个的夹子......尽管 Peaceminusone 的官网大部分单品保持着 Sold Out 的状态,但品牌口碑并未如期理想。

 

 

就在数日前,乘着 GD 的全球巡回演唱会首站,加之新专辑的话题热度,Peaceminusone 在首尔开设了 Pop-Up 限定店铺,而入场规则还颇具饥饿营销的意味。

 

 

粉丝需要前往首尔的钟路区、昌庆宫提取入门卷,并根据入门卷上的地址排队进场。消费者必须根据入门卷上的号码排队,且仅限当天进场。最关键的是......等了半天,连店铺内究竟售卖着怎样的单品,你还是一头雾水。

 

 

整体装潢以红色为主,固然是围绕着 GD 的全球巡回演唱会 《ACT III, M.O.T.T.E》 为主题。单品贩卖上,基本是以 Peaceminusone 官网上的单品为主,附带一些笔记本、圆珠笔、打火机、贴纸等粉丝周边。

 

▲ 恩,当然还有售价 348000 韩元(折合人民币 2100 大元)的 Peaceminusone 首尔限定短袖,若非是 GD 粉丝,你还会买账吗?

 

 

很难想象,彷如探秘般总算是进入了 Peaceminusone 的 Pop-Up 店铺,结果只是买到了一堆夹子、夹子、夹子.......以及一堆价格高得难以下手的服饰单品。

 

 

对于 Peaceminusone 圈钱的现象,社交平台上的戏谑风气颇为浓重。呈现出粉丝拥护品牌,而路人消费者无法转粉的窘迫局面。对于一个依靠明星效益的独立品牌而言,这并非是好事。尽管 GD 粉丝之多,产生的利润足矣让 GD 本人吃一辈子。

 

 

但倘若 Peaceminusone 的定位只是纯粉丝经济式营销,GD 何必煞费苦心去做如此多前期的品牌艺术铺垫呢?直截了当,开门见山地卖人气即可,恐怕 GD 直接出一堆毫无设计可言的产品,粉丝依然会无虑入手。

 

既然有了艺术氛围的铺垫,为何产品确是如此不走心,如此平淡无奇,甚至圈钱气息满满呢?这恐怕不是 Peaceminusone 的初衷吧。

 

 

 

 

 

笔者对于 Peaceminusone 的解读,暂时到此为止。我们实在目睹过太多利用狂热粉丝进行盈利的品牌野心,有些凭着自家的设计和各大品牌联名堆积话题度,逐渐让路人消费者产生好感,逐渐平稳过渡成为了一个半粉丝经济、半设计起家的品牌。

 

当然,让路人产生好感谈何容易,前面有太多倒下的 “尸体”(品牌)。GD 服兵役在即,Peaceminusone 极有可能成为他3 年兵役期间的为数不多的盈利手段,如何在不足一年的时间内让大众对 Peaceminusone 改观?GD 可谓是任重而道远。

 

 

相信各位看完上述的内容,肯定会有 GD 的狂热粉丝欲要为 Peaceminusone 平反,也有路人粉的不屑一顾。是纯圈钱套路;还是诚意之作?

标签: G-Drag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