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可算知道 “潮流婊” 这词儿是咋来的了

K'UEI 2017年04月29日 19点10分

 

当 Bit*h = 女权,街头还是 ”直男” 们的一方净土吗?朋友你也别打鼓,我们这回真没串台到什么 “情感夜话” 调频上。

 

如果你平时受够了充斥广告和软文的潮流媒体的资讯轰炸(咦,老板下楼的脚步声为何如此急促),闲来无事也爱去 ”时装” 的地界上打个卯,沐浴下流行前沿吹来的煦煦春风。估计还能记得头两年 Karl Lagerfeld 老爷子御驾亲征,统领麾下一众超模,手举 ”女权” 标语占领街头的 Chanel SS15 户外春夏大秀。

 

 

如果 “Ladies First” 和 “Feminist But Feminine” 这种还算客气的女权宣言不足以撼动端坐在马扎上看热闹的你,那么今年 Christian Dior 年初推出的那件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 (我们都应成为女权主义者)” T恤不说让您来个趔趄,也得令广大男性同胞们抖上三抖。

 

 

 

"制服" 诱惑

 

 

而在 Rihanna、Natalie Portman 和 Jennifer Lawrence 等活跃在各领域的权力女性捡拾起这件掉落在时尚地图的女权 “装备” 后,这样一件设计上并无亮点的素色T恤,就这么迅速的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年度话题单品。 至此,女权的硝烟又再次在略显遥远的时装界飘散开来……

 

 

看到这儿列位可能会有点纳闷,甚嚣尘上的 “女权” 风潮已经不稀罕给养 “街头” 这块男性荷尔蒙分泌过剩的蛮荒之地了?作为 Christian Dior 这家享誉环球的老牌时装屋创立以来的首位女性设计师,Maria Grazia Chiuri 这位洋菩萨在谈到这件自己上任以后的处女单品、得意之作时的言论似乎透露了一丝天机:”要说有什么东西能传达出平等观念,那便是 “制服” 。这是个奇怪的年代,因为你可以穿军装制服、工作服、甚至是牛仔裤…..每个人都建立起了自己的一套制服。”

 

▲ Maria Grazia Chiuri

 

咦?这么一琢磨,似乎专门为女性潮流玩家预备的街头 “制服” 一直是个真空地带。姑娘们为了得到一件心怡的中意单品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淘换那本来就稀少的男装 S 码。而这种无奈的现状甚至间接催生和带动了所谓 Boyfriend 风剪裁的兴起以及 Tomboy 风的回潮。

 

 

 

Supreme Bit*h vs. Supreme

 

▲ Leah McSweeney

 

而多少有些鲜为人知的是,接下来要登场的这位街头潮流世界的女权 “领袖” 也同样是因为一件印花T恤而让自己知名度激增,这位女侠叫 Leah McSweeney ,她和她的 Married to the Mob 也曾扬言要为街头女性打造属于她们的女权 “制服”,只是……

 

 

在普遍由男性主导的街头潮流世界,不少人有机会听说 Married to the Mob 这一以女装起家的街头品牌的名号多少还要拜街霸 Supreme所赐。正是这一由 Box Logo 改造而来的 Supreme Bit*h 图案,让一贯善于以辛辣大胆、甚至充斥粗鄙标语的印花设计搏出位的Married to the Mob 在短期内收获到了大量关注,但同时也招来了 Supreme 索赔金额达到 1000 万美刀的天价诉讼。

 

 

作为 “借鉴” 历史都能集结成册发书出版的博导级品牌,以 “侵犯商标权” 为由向一位初习此道的 “后进生” 开炮,本身就带有点讽刺意味。更值得玩味的是,Married to the Mob 最早进驻的零售商之一便是 Supreme 大掌柜 James Jebbia 名下的潮流买手店 Union,更何况拿 Box Logo 开刀的草莽英雄也大有人在。

▲ Union

▲ ANIMAL "Sue me" parody tee

 

此事一出,让人很难不去猜想这出 “裂穴” 纷争里到底藏着多少猫腻。也难怪就连 Box Logo 的 “生母” Barbara Kruger 都罕见的对外开腔并直言这场官司本身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 ”闹剧”。

 

 

在 Married to the Mob 识相的打消了将 Supreme Bit*h 图案注册为自家商标的念头后,兴许是顾及江湖道义,Supreme 也仗义的选择了鸣金收兵,没有再做纠缠。虽然这场官司最终以不疼不痒、握手言和的平局收场并不令人意外,但只要你的倩影曾和 Supreme 出现在同一个取景框中,名气的提升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

 

▲ 官司公函

 

这不,诨号 “Bad Gal” 的巴巴多斯妮子 Rihanna 便主动请缨,美滋滋的当上了戴着 Supreme Bit*h 红袖箍的 Married to the Mob 义务宣传大使。而Leah McSweeney 也干脆顺水推舟,将 “Married to the Mob is at the intersection of feminine and feminist” 这样的扎眼标语写进了品牌官网的简介中。俨然摆出了一副街头潮流领域 “女权” 领袖的执牛耳者姿态。

 

 

▲ Married to the Mob 官网上的品牌简介

 

 

 

Bit*h = 女权?

 

 

“Bit*h” 怎么就和 “女权” 划上等号了?其实说一千道一万,挥舞这面写着推动女性街头服饰发展大旗的 Leah McSweeney 更像是位精明的商人和投机者。如果说在品牌创立初期还能窥见一丝探索版型、剪裁,以及款式多样性的迹象的话,那么一炮而红后的Married to the Mob 便彻底沦为了轰鸣着生产 Bit*h、F**k、Pu**y 等下道字眼的下三路流水线。

 

 

当 get a f**king job 和 Man Are The New Women 等此类言之无物、故作惊人之语的空洞标语开始出现在品牌的定番单品——极尽暴露的高叉泳装上以后,这位所谓的街头 “女权” 领袖便已经一屁股坐实了物化女性的罪名,难免让人有些错愕。

 

 

而曾经以品牌主理人名讳做招牌的 Leah McSweeney 个人支线,甚至已经悄悄将官网域名挂牌出售,唯一能让人记住的估计就只剩下涂鸦泰斗 Futura 为其设计的Logo 墨宝了。

 

 

其实,公允地来说,”性” 元素——这一烹制话题最好的佐餐调料略过不提,屡见不鲜的 ”脏话” 标语作为阐释态度和情绪的最直观方式,既然一直是街头潮流的原生元素,自然没有性别之分,只是打着 “女权” 旗号来中饱私囊的做法确实算不上高明。

 

▲ Vetements

 

▲ HUF

 

▲ Supreme

 

▲ SEX Skateboards

 

如今,眼看 “标语主导设计” 这条路进到了死胡同,Married to the Mob 似乎也在寻求着转型:在最新一季的型录中,往季大量打着女权旗号的煽动性标语设计在大量减少,甚至消失不见,就连型录的构图与布景也在逐步摆脱 Van Styles 那盗版毛片般的塑料质感,重回了常见的拍摄套路。

 

 

而与 FILA 的联名动作也在表明这个曾经以混不吝形象示人的品牌正在慢慢向主流时尚趋势靠拢,再无往日和 Nike、CLOT、Burton 以及 CASIO 等一众大牌联名敛金时的不可一世。

 

▲ Married to the Mob x FILA 

 

▲ 灵感来源于 Leah McSweeney 手指纹身的 Married to the Mob x Burton 联名手套

 

▲ Married to the Mob x Nike

 

 

 

 

 

“女权” 主义在街头潮流中将会就此偃旗息鼓?

 

显然不是,我们非常庆幸能够见证另外一些姑娘正在努力将彼时的政治主张转化成真正的声音和力量,用女孩的方式来抢夺潮流的 “发声筒” 。这其中就包括将丝绒材质、绸带和蝴蝶结这些打着女性柔美标签的元素带入街头潮流,在本文中戏份出奇多的那位 PUMA 创意总监,以及将自身匀称、健美的形象优势发挥到最大化,继而带动街头化运动服饰发展的 Adrianne Ho 和她的 Sweat Crew,而诸如 KITH 等与时俱进的潮流中坚力量也正在开始启用女性来操盘品牌女装支线的设计和运转。

 

▲ PUMA 创意总监 Rihanna

 

▲ Sweat Crew 主理人 Adrianne Ho

 

▲ KITH Women 设计总监 Emily Oberg

 

相信在不远的将来,Streetwear 终将真正迎来不用拿性别来做文章的时代,少一些对立和无谓的呼喊。而 Married to the Mob 那句多余的 Buy Streetwear For Women 口号也终将被丢进历史的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