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恶不 zuō!搞的就是这些大品牌!

Shawn 2016年10月26日 10点34分

悄然无声地,数年前凭借恶搞各大品牌而红遍大江南北的美国街头品牌 SSUR 已经发布了从美苏太空竞赛汲取灵感的 2016 秋冬系列的单品。尽管本季单品并未沿袭以往的恶搞风格,却是包含着主理人 Russ Karablin (以下简称为 RUSS)的一些情一些事。

 

 

对于创始人 RUSS 而言,SSUR 固然是鼓吹恶搞风潮的温床,更是他表达个人情感与艺术的平台。RUSS 以艺术家身份出身,作为自小便移民到美国的俄罗斯人,辅以 20 世纪中后期美苏两个世界大国间博弈的背景。他的艺术作品自然带有很浓重的两国文化冲击的主题,以 2016 秋冬单品的主题 “太空第一人” 为例。身为俄罗斯人,世界上首位航天员出自祖国的自豪情感便承载于其中。


俄国人加加林,第一位进入太空的人

综上所述,RUSS 早期的艺术作品乃至 SSUR 会蕴含着他的个人情感。那恶搞元素呢?那才是 SSUR 的成名作啊。但恶搞文化当中也包含迥异道的情感,或者换个角度说,一味只顾着哗众取宠的恶搞,并不是成功的恶搞。

 

 

SSUR 最为大众熟知的莫过于恶搞 CHANNEL 的 CHANNEL ZERO,而当中灵感源自美国纽约的说唱团体 “Public Enemy”。作为 80 年代美国最具争议性的说唱团体之一,过激的言论以及歌词影响了当时为数不少的美国人,也包括了 RUSS。一首讽刺年轻一代只顾沉迷肥皂剧,却是终日无所事事无病呻吟的单曲《She Watch Channel Zero》便是 CHANNEL ZERO 的恶搞以及抨击社会现象的灵感源泉。

 

 


80 年代的美国文化背景以及氛围深深植根在 RUSS 心中(图为 Public Enemy)

当然,以上言论仅应验在艺术家身上,普罗大众面对潮流文化往往未有更深的觉悟。抱着人云亦云的心态,随波逐流、跟风的现象也就应运而生。陈冠希对于 SSUR 的大力拥护便是恶搞出身的 SSUR 举军迈进大众视野的一大步。

 

 

 

  

 

陈冠希与 SSUR 主理人 RUSS 私交甚好,更是让 Clot 与 SSUR 来了一次别出心裁的联姻,那就是 2012 年的圣诞别注系列,以及期间限定店铺 GUTTER STORE。

  

▲ Clot 与 SSUR 的合作,主角陈冠希居然不上镜,反而让贴身助理龙哥本色演绎,何尝不是一次极佳的恶搞呢?

 

 

▲ SSUR 采用的 COMME des FUCKDOWN* 标语,灵感源自 Russ 本人相当崇拜的日本高端品牌 Comme des Garcons。

 

 

如同 SSUR 一样,将主理人的情感以恶趣味或讽刺的手法呈现出来的恶搞作品,可谓比绝大多数的毫无内涵的恶趣味搞作更值得品味。当然,诞生于潮流文化的每样事物定必是褒贬不一,与其无法迎合所有人的口味,倒不如彻彻底底来一次颠覆传统的恶搞,嗨个痛快

美国总统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不可一世、作风张狂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自然逃不过被恶搞的命运。法国艺术家 Kidult 特意制作出特朗普身穿 Supreme Box Logo Tee 的海报并张贴在东京街头。只要话题性足够,连政治人物被恶搞也非罕见。

 

 

 

  

 

美国滑板品牌 Diamond Supply Co. 早在 2011 年已经将 CDG(Comme des Garcons)恶搞了一番,几分之一的入手价钱即能买到经典的 CDG 桃心 Logo。 

满足了消费者的虚荣心之余,区别于各大严肃品牌,玩乐至死的恶趣味特色以及嘲讽意味才是恶搞风潮的立根之本。 

 

 

 

  

 

“冲浪已死” 作为洛杉矶品牌 SURF IS DEAD 的设计主题,在 2016 春夏系列型录中特意前往坟场进行拍摄。这个依傍在在墓碑的 Lookbook ,让人过目难忘。

 

 

 

   

 

纽约设计师 Wil Fry 以 “Expensive” 为主题推出了一系列单品,看似花哨的贴布实为各大时装品牌的标签。包括 GIVENCHY、CHANEL、Dior、VALENTINO、RAF SIMONS 等大牌均共冶一炉在系列单品中。难道所有奢侈大牌汇聚在一起就是真正的昂贵?着实发人深省。

 

 

既然是恶趣味搞作,创意边界自然不复存在。恶搞系列的形式,不仅仅是衣服,更可以是鞋款、涂鸦,形式迥异。而倘若看腻了主流的恶搞,那自家 DIY 产品相信是不俗之选。来自澳洲,现居纽约的摄影师以及自由撰稿人 Ava Nirui 就是恶搞 DIY 选手中的佼佼者。

 

  

 

贵为著名杂志《DAZED》、《FADER》的摄影师,Ava曾为 A$AP Rocky、Pusha T、Ian Conner 等明星拍摄。而担任纽约品牌 Assembly New York 电商总监一职的她,日常工作中频频接触到一众时尚品牌,自然是耳濡目染。她的个人 Instagram 频频发布恶搞时尚大牌的 “山寨品”,这些被网民爱称为 “艺术品” 究竟有何魅力呢?

 

 

 

    

 

以 Champion 卫衣为原型进行改造,恶搞对象囊括了 Louis Vuitton、GUCCI、Rick Owens、Christian Dior、Dolce & Gabbana。巧妙地将 Champion 卫衣中的 C 字 Logo糅合到品牌标识之中,真是 “估你不到” (粤语说法:猜不透你)。

 

 

 

 

 

在近期大红大紫的法国时装品牌 vetements 推出的 Bic 打火机高跟鞋引来大众热议,Ava 自然不会错过恶搞的机会。

 

 

 

   

 

将廉价的玉米、蕉皮、西红柿,哮喘喷雾,可口可乐罐重塑为高跟鞋,照样是 “潮味” 十足。单价轻松过万的 vetements Bic Heels 俨然已被攻破,相比起国内动辄只会以 “复刻” 为名而粗制滥造出劣质单品,Ava 的恶搞别具讽刺意味。

 

 

 

  

 

以 Nike 的旗下经典款式 Air Force 1、Air Max 系列为蓝本,印上 GIVENCHY、PRADA、CHANEL 的图案,恐怕只有脑洞极大的 Ava 才能创作出的单品了。

 

    

▲ Custom By Ava Nirui

 

Ava Nirui 着实将恶搞的层次拉到新的高度,一个是严肃的大牌,另一个是屡屡刷新大众接受极限、蕴藏讽刺意味的恶搞。你更倾向于哪一种呢?

 

           

 

当然,国潮也有很多小伙伴在做这种恶趣味的单品。比如位于广州天河南一路这家叫做 COLLECT 的买手店就有拿出经典电影主题放枪!《Fight Club》台词「WE BUY THINGS WE DON’T NEED」 多少潮哥们躺枪啊!正面印有主角 3m 反光剪影,背面又如此发人深省!当然也没忘记再给 Supreme 补上一刀——「NOT WORLD FAMOUS」。 至于这家买手店和风风火火的主理人,有机会我们 KIDULTY 再给大家另做介绍~!时间这么快,又要讲 Bye-Bye!我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