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工资涨了三倍,其实他物超所值

Shawn 2016年08月10日 11点46分

某公司在 2016 财政年度为它的首席执行官 Mark Parker,开出了4760 万美元的天价工资,几乎是去年的三倍,股权授予大幅提升了他的收入。堪称青云直上的薪酬涨幅体现出董事会希望这位现年 60 岁的高管留在世界上最具价值运动服饰品牌的决心。

谁才是世界上最具价值的运动服饰品牌?相信 Nike 绝对是当仁不让的,即使是在本年度股价涨幅达到了 31.54% 的 adidas 也无法逆转 Nike 的霸主地位。若是要讨论世界上最具价值的服饰品牌呢?意思是,对手不再只是单纯的世界上所有的运动品牌,即便加入 H&M、Zara 这种快销品牌、Gucci 这种奢侈品品牌,在更广义的服饰范畴里,耐克仍然傲视群雄

 


这一切傲人成果都归功于这个已经年过花甲的前世界田径运动员,现任的 Nike CEO Mark Parker。从最初的球鞋设计师到 2015 年福布斯认证的年度最佳商人,再到如今年薪超过 4760 万美元的 Nike 最高领导人 。掌管着这个世界最强运动服饰品牌的 Mark Parker,在拿着 3 亿年薪背后究竟有何过人之处呢?


▲ 在 2006 年 Mark Parker 从以 1000 美元起家建立数百亿运动王国的创始人 Phil Knight 手中接过 Nike 公司的最高权杖,无论是从营业收入亦或是纯利润整整翻了一倍。

 

· CEO 很忙?他比 CEO 还要忙数倍 ·


除了管理,还要不厌其烦地接听意见

 

在自我意识膨胀、喜欢抛头露面的 CEO 世界里, Mark Parker 无疑是一个异类。他内向性格,熟稔于产品设计和新技术的投入研发,与那群擅长在聚光灯前高谈阔论的高管群体恰好相反。不过,他正在向世人展示,即使是性格内向的高管也能获得不可复制的成功。

作为曾经的世界级马拉松运动员, Mark Parker 并没有像普遍 CEO 一样身穿天价定制西装坐着办公室内挥斥方遒,偶尔摆起总裁架子叱喝下属。Parker 除了管理公司业务之外,也是产品设计团队中座上客。运动服饰的设计往往是琐碎而又枯燥,Parker 却总是不厌其烦地聆听下属的建议。

“是倾听。非常认真地倾听。倾听那些来自运动员的声音。这也让我们更加专注,保持创新,这是我们航行的舵。” 一直遵循着上述引言的帕克不仅为 Nike 带来了谦虚和擅长聆听的良好品质,更为 Nike 塑造了积极进取的完美氛围。

▲ 作为一名 CEO,Mark Parker 的工作实在涵括了太多的领域。从产品设计,乃至调试和销售,Parker 无一不是亲历亲为。即使在百忙之中,他也不忘监督下属的工作并且提出建设性的修改意见。

 

 

▲ 坐拥 NBA一众巨星的 Nike 并未因此而骄傲自满,运动员出身的帕克深知球员的需求,致力为旗下选手带来最出色的运动产品。包括早前退役的 Kobe Bryant 以及荣登 2016 年 NBA 总冠军的 Lebron James 均是帕克私底下的挚友,关系十分密切。


公司权力核心居然要负责基层设计任务

 

CEO 是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的缩写,意思为一个企业中负责日常事务的最高行政官员,又称作行政总裁。位于 Nike 权力中心的行政总裁居然还要负责进行繁琐的设计项目?帕克就是这么一个让你不得不佩服的多面全才。

对于 Nike HTM 系列,相信各位 Sneakerhead 并不陌生。天价鞋款,行业焦点话题以及三大巅峰设计师加持都是 HTM 为所有 Sneakerhead 带来的震撼印象。 

日本潮流教父 Hiroshi Fujiwara(藤原浩)、Nike 传奇设计师 Tinker Hatfield、Nike 现任 CEO Mark Parker 组成的 HTM 无疑是史上最强的球鞋设计团队。相比于藤原浩以及 Tinker Hatfield 的高曝光度,Mark Parker 显得十分低调。但这也无碍他对于 HTM 的重大贡献,引领着品牌未来球鞋设计的风向标。


▲ 如今最为时兴的 “袜套” 元素正是 HTM 团队在 2014 年推出的 Nike Free Mercurial Superfly HTM 所引领的。但是在天价鞋履的背后, HTM 也在不断推动球鞋发展的进程。


▲ 自 2002 年起,HTM 已经为我们带来了无数经典以及超前的设计。HTM 像是 Nike 的一个实验室,不断向全世界创造最新最快的运动产品,这也是 Nike 多年来傲视群雄的重要资本。


他的创新思维,至今无人可以复制

 

“创新” 是当人们谈论起耐克时最经常提到的词语,而让 Nike 保持源源不绝的创新思维离不开 Mark Parker 的敏锐洞察力。Parker 认为创新不只是性能上的,还有审美上的。所有这些因素,加之最新的技术、材料、组建以及生产过程也构成了 Nike 的进一步提升。 

要谈论他为 Nike 带来的创新元素,就不得不提的就是在 2011 年由 Mark Parker 主导的 Nike 与 Apple 合作推出的首次合作,即是日后声名大噪的 Nike+iPod 系列产品,它允许用户将传感器连接至  iPod Nano 、iPod Touch 或 iPhone,跟踪用户的运动数据。 

为此,耐克下了巨大的赌注,在短短的 18 个月内耗资 16 亿美元,这可是当年 Nike 总收入的 8 分之一。但正是因为他的敢想敢做,不仅引领 Nike 走进电子科技时代,更与用户群体庞大的 Apple 形成了用户共享的伟大跨越。


▲ 在上世纪 80 年代,匡威曾经主导了全球运动鞋市场,为什么在 2000 年会被 Nike 收购?这与 Mark Parker 倾力打造的可视式气垫密不可分,具有可视式气垫的划时代产品 Air Max 1 改变了整个市场格局。正是 Parker 的创新精神,让 Nike 得以在 80 年代中期的低潮阶段扭转乾坤。

 

自 Nike 创始人 Phil Knight 于 2006 年退休后,帕克不仅完美继承了他的衣钵,更将 Nike 带到了从未企及的新高度。难怪老爷子在退休后一改以往严肃的作风,往往在公众场合上保持笑逐颜开。

诸如 Nike 这种管理人员架构稳定的世界超一流企业,出现一年涨薪 3 倍的情况实属十分罕见,而 Mark Parker 在 06 年任职 CEO 以来的表现也确实是无懈可击,涨薪 3 倍也是 Nike 对他表现的一大奖励。在 2020 年退休的 Mark Parker 能否离职在前通过进一步开拓女性市场等方式,将公司销售额到提升至 500 亿美元呢?各位可以拭目以待。

标签: HTM Mark Parker Nike